夹江县人民政府网   
   手机版 | 微信 | 微博邮箱
 信件信息
姓名: 愤怒的柚子 联系地址: 夹江县周坝村2社
受理部门: 书记县长信箱
信件标题: 只想讨个公道
信件内容: 我是夹江县周坝村2社村民,我家一块地和同一组村民的地相邻,她家地没种什么庄稼,种了些树,其余基本全是杂草,在过去的两三年里面,她家的树子的树叶经常掉我家地里面并阴着我家庄稼,造成我家庄稼生长非常不好,并且她不清理杂草,杂草经常长过泥沟长到我家地里面,严重影响我家庄稼生长,也影响泥沟里面的通行。由于她讲不通道理,我们也找过她父母(她是另一个村嫁到我们村的,几年前离婚后一直住在我们村),她舅子来看到她家树子确实严重影响我家庄稼就将其砍掉了,过去两三年就因为每年清理泥沟里面的杂草和她舅子将她的树砍掉,她都会将我家庄稼毁坏,我们找了她父母,她父母道歉赔偿,我们找了当时队长,队长表示的确没办法,找当时村主任,一次都没找到过,也就不了了之了。今年3月25日,由于杂草有长过泥沟,我将泥沟里面杂草清理,她又将我家香葱扯掉,我去看到后,去她家喊她出来解决,她在家却一直不作声也不出来,我就骂了她,她才出来,后面起了争执,她将我打伤,缝了5针,当时队长知晓后说等冷静下处理,我家人找到她父亲,她父亲赔偿了当天医药费。第二天找到现任村主任,跟他说明了近几年的情况,他说等他再了解下情况再出面协调,当时我家人想报警,他还说这个邻里纠纷他们来处理,我们也就没报警。后面等了很久,期间政府有些官员还说什么他栽树阴你庄稼,你也栽树阴他庄稼嘛,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政府官员应该说的话。终于在4月11日晚上,村主任让我们两家去村委会协调,期间邻居本人承认毁坏了我家庄稼,但由于各种原因,又起了争执,村主任还让我们不要和他吵让我们离开,所以当时其实并未真正协商出解决方案的。第二天,对方父亲和队长来我家要求去地里面把泥沟清理出来,队长就淘了一锄头宽的泥沟,且不说一锄头宽的泥沟根本就不切合实际,会影响通行,并且她家的一些庄稼都还巴着泥沟边边,稍不注意就会踩到,当时我们就提出了质疑,但是又起争执不了了之。所以其实这件事情一直都未真正协调解决。4月16日,我们找到当时界牌镇司法所所长,向他说明了情况,他答应下来实地看一看土地情况,4月23日,司法所所长和村主任来看来情况,我们也说明了我们的诉求,他们说稍后再把两家人喊道一起到司法所协商,结果一直没有消息。截止到今天,5月28日,我给司法所所长打电话了解情况,他说他职位变动不主管这个了,让我找一王姓人员解决,并说已经告知过王姓人员这一情况,随后我给王姓人员打电话,他说不清楚这一事件,稍后再跟村主任了解情况。到今天这件事情已经过去整整2个月了,可以说很多证据都没有了,再拖下去可能更不好解决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固然我先骂她的确不妥,但是我的庄稼可以随便被毁吗,被打伤一句道歉都没有,并且这个事情的根源并未真正得到妥善解决,我只想讨回个公道,并且能真正解决土地之间的问题。望政府为我讨个公道,谢谢!
 回复信件
信件状态: 已处理完 回复时间: 2018-06-08
回复内容:
夹江县界牌镇人民政府 关于“周坝村2社廖淑华只想讨个公道”问题的回复 廖淑华同志:您好! 我镇受德勤书记、袁月县长委托办理您来信反映的问题。 经调查,您反映的问题属实。 5月28日接到您反映的问题后,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对司法所负责人、周坝村村干部进行了严肃批评。6月1日下午,镇党委分管领导召集派出所所长余志强等2位民警,村社干部周继军、周述军,双方当事人及其家属进行协商处理此事,经过一下午反复协调劝说双方达成如下意见:一是廖淑华与李利容土地边界纠纷以犁沟为界双方种植农作物不能相互影响,如一方农作物影响对方,由影响方自行处理,如不处理受影响方通知村社干部到场协助处理。二是双方不得无故损坏对方农作物,如损坏照价赔偿。三是以界石为中心,双方各留15公分做为共用犁沟,犁沟内杂草可随时清理,犁沟内动用锄头必须有村社干部到场见证。四是此次双方医药费自行负责。五是双方不得无故谩骂对方。从此双方不再因此事继续发生矛盾。 经调解,双方当事人及其家属对我们的处理表示满意。感谢您对我镇工作的关心。 如您对以上回复还有疑问,请来我镇或致电5829245咨询。 夹江县界牌镇人民政府 2018年6月4日